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經成長,無處安放

那一年,站在窗臺,凝望晴天,看細碎的日光透過杏樹,透過藍色玻璃投射於我掌心,如同生命的花蕾在一層層的舒展,最後綻放。當我踮起腳尖,修長的身子與日光向暖,我才驀地明白,長大意味著成熟,並且意味著懂得愛。

——題記

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滋長,然後在無法斑駁的歲月裏成為記憶,最後變得不可或缺。

蹲在流年的街巷等待陽光,渴望日子的重來,卻發現,無論自己如何的執著於過去,過去都已成為記憶,而現在,一切才剛開始,包括學會愛,以及懂得愛。

六月初,站在時間的海岸線凝望未來,當黎明的第一縷日光下徹,刺破了黑暗,眼前所有如雲如煙般模糊不清的東西豁然明朗,所有的記憶在與時光切合的瞬間都變成了無法緬懷的遺憾。

所有的苦痛,所有的成長,以及所有的歡笑與淚水,在憂鬱的眼眸中被歲月見證,回望幾年來走過的路,都變得最柔弱和最不易觸碰。

這些年,僅僅是一個轉身的距離,轉身後,那些天真與爛漫,那些雲淡風輕的日子,已莫若天涯。

站在窗前,望著茂盛繁密的紅杏樹,思緒不禁被一陣微涼的風兒觸動,努力找尋記憶力殘留的碎片,卻發現難以拼湊出一個曾今。

幾年前,我曾天真的看外公把一株小小的脆弱的樹苗栽種在庭院前的土裏,庭院深深,鎖不住清冷的寒氣,自然也無法鎖住這一株樹苗翠微又頑強的成長。那生命的脈絡在日光的探照下顯現出一片青嫩的苗芽,淺碧的莖葉充滿了生命的鮮活。那時的我,傻傻的望著在日光下貪婪的允吸著養分的樹苗,不止一次的為之失神,無時無刻不在抱怨它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那時的我,脆弱得也如這株需要呵護的樹苗一般,那麼的膽小,那麼的羞澀,每次在我跌倒或被人欺負時,每次在我流淚或不高興時,外公總是竭盡一切,只為我如意。那時的我,雖然因此失去了獨立,但卻收穫了很多的幸福,我從未後悔。

因為外公,童年的我才能在晴朗的日子裏跳著、笑著踩下幸福的足跡。正因為如此,我才愛煞了外公,總是纏著外公,聽外公講那天裏天外的故事,聽外公吹噓著他們那個年代的陳年老事。那時,總喜歡仰望天空,總以為雲海深處,目光仰望不到的便是天堂。而外公便是那時給與我愛與信仰的天堂。

那時的外公,總是充滿了溫柔與和婉,總是愛幫助別人,總是那麼的疼惜我。瘦小的身子扛過的是半個世紀的苦難,在苦難中從未低頭,樂觀的對待生活,用心來對待我。那時總是會看見外公有些枯黃的臉上生硬的擠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當他認為給予了我他能給予的愛與關懷時,便總是如此。永遠是充滿溫柔與憐惜的愛我,儘管疲憊不堪,儘管年事已高,他仍覺得樂此不疲。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那株樹苗已經不見當初的柔嫩與脆弱,樹幹也變得強壯,稀疏的葉子開始變得稠密。隨著日光的照耀,搖曳出一地的細細碎碎的陰影。可對於我來說,儘管世界在變,時光在變,可是頭頂的這方天空與腳下的這片土地永遠卻不會變,包括外公的愛。

記得有一年,院前的這顆紅杏樹在經歷了一次狂風暴雨之後,院子裏隨處都是被冷雨寒風打落的葉子,整的看來毫無生氣。外公為此曾幾次的修剪樹枝,我好奇的問外公,這顆紅杏樹經歷了這麼多的打擊,已經這麼可憐,為什麼還要這樣做。外公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不經歷風雨難以見彩虹,只有經歷了苦難,它才能成長,乃至成熟。

我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而外公只是用溫柔的眼神注視著我,並微微一笑,不再言語。

時至如今,我已然明白這顆紅杏樹以前不結紅杏的原因了,只是因為,它還沒有長大,也無所謂成熟。而現在,滿樹的紅杏在微風中搖曳,曳出一地細細長長的影子,濃密且細碎的葉子翻過沙沙的低吟,我看著這滿樹的淺黃的帶有血色的杏子,心中暗道:這才是真正的成熟!

單薄的青春裏,從過去與未來中打馬而過,隨著潔白如雪的杏花在我的目光裏一年一年的盛開以及凋謝,我已然長大。

清淺的夏日,總是喜歡倚在窗邊,看紅杏樹在微風中不住的搖曳,總是喜歡仰望遠方那觸摸不到卻又藍透了的天空,可是,目光裏少了一個人的影子,心裏總覺得空蕩蕩的。

記憶裏總有外公在我眼前忙碌的身影,伴隨著時光,卻一次一次的減少。而今,當我再次在窗邊看天的時候,已不見當初的歡笑與甜蜜,只有滿眼充斥著寂寞的黑暗。

如蓮的時光,同誰說再見。我的青春正在歲月中開花,而外公,卻在風中凋謝。每次凝望外公那日漸滄桑的面容,被歲月越催越老,眼裏總是飽含眼淚。每次當我站起身,看著外公滿頭的稀零的白髮,心中不禁隱隱的刺痛。

這些年,在紅杏熟透的時光裏,我已不再是那個需要被人保護與愛惜的柔弱的孩子,隨著時光的漸遠,歲月的流逝,我已經長大,不再如以往的不諳世事。

現在,我學會了深沉與憂鬱,羞澀得有時像個純情的孩子,總是難以在外公面前說一句謝謝他,我愛他。這個生命中對我最好的男人。我只是把這一份如此深沉的愛永存我心,藏在了我的心裏,在每次我離家去學校的時候,寂靜的夜裏,才不會感到害怕與寒冷。

可我還是怕,害怕回憶就像易碎的水晶,雖然美麗,可卻又怕在一瞬間支離破碎。也許在某一天,該離去的總會離去,那個時候,我又會是何種的心情,又會有著何種撕心裂肺的疼痛,滿含著淚水將這故事這回憶再次記起?

漫漫無盡的時光裏,我們的生命中總會記住那麼一些人,那麼一些事,那麼一段時光,也許無關悲喜,無關感情。

這些年,在紅杏裏熟透的時光;這些年,在內心裏珍藏的故事;這些年,歲月無處安放的成長。所有的一切,都是成長與愛的見證。那些曾今忘記珍惜的美好,始終是要長留心底的,而庭院前的紅杏樹,我想他也會存活很久很久,就像記憶。

六月,想起往事,眼角不由得滑落幾滴冰涼的眼淚。煙花易冷,美麗如曾今總會消散。我已明白,長大便意味著成熟,並且意味著懂得愛。

短暫如花的生命中,有些東西一經成長,便註定無處安放,就想回憶,就像青春,就像愛。但我會記住,身旁,還有個疼我憐我惜我的人,那是我今生的痛。
返回列表